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  :  首页  >   集团动态  >  集团新闻

节气文化分享:在诗歌中遇见芒种



      二十四节气是上古农耕文明的产物,农耕生产与大自然的节律息息相关,它是上古先民顺应农时,通过观察天体运行,认知一岁(年)中时候(时令)、气候、物候等变化规律所形成的知识体系;表达了人与自然宇宙之间独特的时间观念,蕴含着中华民族悠久的文化内涵和历史积淀。它不仅在农业生产方面起着指导作用,同时还影响着古人的衣食住行,甚至是文化观念。
 
 
      而这种节气文化在我国古代的诗歌当中也常常得到体现,6月6日-21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芒种时节,总裁助理贺艳梅就芒种时节的诗歌赏析与大家做了一次分享,通过对几首与芒种有关的诗歌的解读,带领大家走进了不同的芒种场景中:


 
《芒种·五月节》
唐·元稹
芒种看今日,螗螂应节生。
彤云高下影,鴳鸟往来声。
渌沼莲花放,炎风暑雨情。
相逢问蚕麦,幸得称人情。

 
      这首诗第一句开门见山说今天是芒种,螳螂应节而生;第二句是指初夏傍晚时分层次分明的晚霞,而此时,鸟儿也在空中自由欢快的飞翔;第三句诗人把镜头往回拉,清澈的沼泽中莲花盛开,让人觉得这夏日里的炎风暑雨也是有情的。第四句转而写人事,选取了一个乡下最为寻常的场景,写这个时候人们在路上碰见了,不是问:你吃饭了么,而是问今年的蚕麦收成如何?然后对方回答,所幸还差强人意。就是说今年收成还可以,表达一种丰收的满足感。

      有人说,我们所见即心中所想,就是我们心里想什么,就会看到什么,元稹此时心里想的是农民的收成,于是他看到了路上的这段对话。其实这个场景也并不一定就是他在写诗的时候看到的,或许只是他根据日常的生活经验想象出来的,表达了诗人的一种希冀,他希望农民每年的收成都能称心。

 
《咏雨》
唐·李世民
和气吹绿野,梅雨洒芳田。
新流添旧涧,宿雾足朝烟。
雁湿行无次,花沾色更鲜。
对此欣登岁,披襟弄五弦。

 
      和煦的风吹拂在碧绿的田野上,黄梅时节的细雨浇灌着田园,旧时的水渠中添了新流,昨晚的雾霭连着今晨的云烟。雁儿在雨中翻飞,花儿被雨水洗过,颜色更加鲜艳。此时此景,丰收之象让人倍感欣慰,不由得让人心情舒畅,学古人弹五弦之琴,歌《南风》之诗。

      这里的“五弦”是用了一个典故,从春秋战国开始,舜帝弹五弦琴作《南风》之诗的故事就开始流传。《孔子家语·辨乐解》说:“昔者帝舜弹五弦之琴,造《南风》之诗。”《韩非子·外储说左上》说:“昔者舜鼓五弦,歌《南风》之诗而天下治。”体现了舜帝家天下、爱民如子、忧国忧民的一种圣君情怀。

      李世民从一个帝王的角度去写一场雨,描写了一派祥和喜悦,欣欣向荣的景象,诗中的用词不管是“和气”、“绿野”、“芳田”、还是“新流”、“登岁”其实反映出来的都是初唐万象更新,积极向上的盛气。最后一句“对此欣登岁,披襟弄五弦”实际上是抒发了李世民想做一个像舜那样的明君圣主,开创一个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。

 
《龙华山寺寓居十首》其十
宋·王之望
水乡经月雨,潮海暮春天。
芒种嗟无日,来牟失有年。
人多逢菜色,村或断炊烟。
谁谓山中乐,忧来百虑煎。

 
      如果说元稹笔下的芒种百姓收获还算称心如意,李世民笔下的芒种是个丰收之年,那么宋之望这首芒种诗便描述了一种截然相反的场景:水乡下了几个月的雨,暮春时节,到处像是汪洋大海,眼看芒种没几天了,小麦和大麦都是歉收之年。路上遇到的人大多面无血色,村里面有些地方炊烟也断了,说明有人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,谁说住在这山里面就安乐呢,殊不知忧愁来时事事都是煎熬。

      在这首诗中,我们既看不到芒种时节的生意盎然,也看不到丰收时节的欢欣鼓舞,而是歉收之年的百姓疾苦,贫民优思。这跟诗人当时的境遇有关,这组诗写于诗人晚年,远离故土,寓居在龙华山寺这个地僻人稀的地方,原本就身体不好抱病在家,还遇到水灾之年,农民没有收成,饭都吃不饱,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     虽然我们今天已解决了温饱问题,国家粮食储备充足。但4月21日,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发布了《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》。称今年是60多年以来粮食供应最严峻的一年,全球将有2.5亿人遭遇粮食危机。可以想象,八百多年前诗人笔下的场景,在今天世界其他地方依然在发生,离我们并不遥远。而我们今天能够气定神闲地坐在办公室工作,是多么幸福。

      读诗的过程是一个审美的过程,也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,对于同一首诗,每个人的理解都会不尽相同,因为不同的人生阅历,不同的人生阶段,对诗人在诗中所要表达的情感共鸣是不同的。通过诗歌的学习,我们可以抵达一个时代、一段历史、一缕心情,一重境界,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在诗歌中找到自己审美的路径,抵达自己想去的那个地方。

加富德康为微信好友